怎去善后?

Jun 17, 2012 by     Comments Off on 怎去善后?    Posted under: 右脑随心, 散文·杂文

如果,能跳过二零零八年,从二零零七年直接到二零零九年……

 

那该多好。

 

但,人生又会多不同呢?是我能欣然接受的“不同”么?

 

不晓得。

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,大概就是,来了就得面对,即便是撞破了头也得接受、承担,根本不予我们任何选择,便是,没什么能与不能。我也能理性地说,当人生的好与坏、对与错都没所谓较比的基础,而所有后知后觉,结果之后说的“如果时间能倒转”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奢望,面对人生,除了接受还能反抗么?

 

于是,如果人生能跳过二零零八年,之后的一切,我没所谓的能接受与不能接受,只有:面对。

 

很可惜,人生没有“如果”,“如果”是事后诸葛的慨叹。人生自有它自个儿的想法,不是我们所能改变的。人生就得偏偏铺写这二零零八年。

这二零零八年,是我人生的转捩点,是我改变最多、成长最多的一年,是事业最得意的一年,是我之后各个成功、成就的奠基石,是促成我较为完整、较有人情味的人格发展的一年,却是我痛得最痛、伤得最伤的一年:

 

感情是把钝了的双刃刀,理性磨利了刀锋,伤害了自己,也伤害了他。

 

就是四年后,当初的错误,仍时时萦绕脑际,如影随行。因为,是他,促成了我较为完整、较有人情味的人格发展。也是因为了这么一个错误,使我拼命工作,拿了工作,麻醉自己 —— 便成就了事业发展。也是受他启发,走入了博客写作的世界,之后各个与博客有关的新闻专访、课文访谈、博客得奖,等等……甚至是今时今日的教育科技钻研与小小的成就,全都是因为他当时的启发。

说真的,我希望他能看到我成功的一面,看到我的成就。

为了什么,我却不知道。

也许看到这样的我,他便能放心 :就是我没能放下他,我并没自怨自艾,自暴自弃。更也许,他会愿意与我分享这一切。他会为我感到骄傲。

 

续上四年间的千万次,痴人说梦话。我清楚知道,纵使得了全世界的掌声,少了他,我仍不可能真正地快乐。

 

挂在脸上的笑容,早是一种习得,一种为应付这世界的面具。在他之前,我只懂得工作,只懂得利益;在他之后,我只懂得工作,只懂得工作能让我暂时忘记他,唯有忙碌,才能忘记这个教了我人情味的人。

 

当我说,我每天都会想起他,我并没有说谎。

 

这四年间,K 歌一定刻意避开一些歌曲 —— 避开他曾叫我听的歌。近些日子,也不再写作、制作绘图,因为只要是较为文艺的活动,尤其是写作或绘图制作,都会让我记起他。但,越是努力,越是糊涂,越是记起。

 

就是记忆,也那么霸道。都四年了,不是说时间是任何伤口的良药么?

 

都是骗人的话。都是自欺欺人的。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结束这一篇文章,开头是悬的,结尾也是没结论的。我却不想再写了。

人生,不可能重来,不可能掠过二零零八年。

那么,我也就只能接受。而今,对他的,就剩记忆,只是记忆。无需刻意什么,忘记什么。

 


上一则听 倪安东 “救命” 下一则听曾一鸣



Comments are closed.

日历

April 2017
M T W T F S S
« Aug    
 12
3456789
10111213141516
17181920212223
24252627282930

Subscribe to Blog via Email

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.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